<var id="pna0b"><label id="pna0b"><ol id="pna0b"></ol></label></var>
    <code id="pna0b"></code>
    <input id="pna0b"></input><sub id="pna0b"><code id="pna0b"><cite id="pna0b"></cite></code></sub>

    <input id="pna0b"></input>

    <th id="pna0b"><meter id="pna0b"></meter></th>
    模型區 游戲區 動漫區 文藝區 交易區 社區導航

    查看: 2052|回復: 1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雅---第一章節

    [復制鏈接]

    該用戶從未簽到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10-8-13 22:09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海絲特 于 2010-8-14 19:43 編輯

    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

    看過許多次數的云,

    喝過許多種類的酒,

    卻只愛一個正當最好年華的人。   



         熱衷于聞泥土的芬芳。

         確切的說,我喜歡聞被雨侵淋后泥土散發出的芬芳。
         腳下的城市每到7月便會進入一個多雨的季節,或大或小的雨點總會在不同的時間滴打在土地上;清晨,午后,或是傍晚。匯集成水流侵濕我所住的矮小樓房,或沿著正要出行的我的雨傘邊沿順流而下。
         雨后泥土的味道也許是這個世界最純粹叫我心情暢快的催化劑,多年以后朋友送來的檀香也不會叫我如此愉悅。小學呆在家里的時候,每逢下雨我便會裝上喜歡的書,跑到樓下停放著一輛沒有后門的貨車的松軟空地上,鉆進貨車后面的貨倉,一邊張大了鼻孔貪婪地吸取著泥土的芬芳,一邊享受閑適時光。

         雖然這不是什么無傷大雅的怪癖,但當我同大學在與自己交往的女孩子打著傘并肩走在大雨磅礴的街道上時,我習慣性夸張的聞著泥土的味道時,她詫異地看著我。
         “那個,”我將偏離的雨傘重新挪向她那邊,窘迫地向她解釋了我這么做的理由。
         她看著我的眼睛,“你這人,真是教人捉摸不清!
         我搖搖頭,不置可否。
         “算了!彼D過頭,或許是錯覺,但那時她的眼睛有些濕潤,我不確定那是眼淚,在這種自然條件下弄濕眼睛本是很尋常的。
         預示,我欲言又止,在一段彼此無言中默默地走完了在一起的路程。

         過了一個月,她向我提出了分手。
         那天她穿著淡藍色的連衣裙,像往常一樣走到我面前,我習慣性牽起她的手,她卻在以一種微妙且矛盾的動作回絕了我,本來已經伸出的手像一只嗅到了危險的動物一樣縮了回去。
         我不解地面對她,將疑問變成復雜的面部表情。她櫻紅的嘴唇微微顫抖了幾下,作著細小的張合。
         “分手吧!
         不知道是否值得慶幸,在同她交往前,我有過兩次這樣的經歷,那樣的過去讓我在面對這種情況下不至于太難堪并且保持了適當風度,我舒緩了一下呼吸,說到
         “我是不是應該乞求一個理由,好讓我有一個臺階可以下,而不是滑稽地摔一跤!
         “對不起!
         “對不起或許應該是我說的話,你做出任何一個決定總是事出有因,況且我看出了你的艱難!
         “你為什么總要對人這樣,修。你為什么就不能把這句‘對不起’看做是對你提出的問題的敷衍,你固執地表現出問題不是出在你眼前的這個女人身上?”她連珠炮一樣激動的話語讓我始料未及,而這次我確定讓她視線模糊的是由淚腺分泌出的一種苦澀的液體。
         “我實在不想這么輕易否定你!
         “為什么?你想表達你的挽留?你為什么到現在還能說出這樣的話,你就不能再直白地對我說‘我的付出仍舊有限,請再給我一次機會’么?你不能改變你處世之道么?我一直以為你就是這樣過于自我,看到你在聞泥土的味道時天真的神情后我確信你從來就沒有拿出你真實的一面面對我,你不肯告訴我你過去的女朋友,你不肯告訴我你的小小癖好,你害怕什么?害怕我不喜歡你的幼稚?害怕我不喜歡你孩子氣的習慣?”說到這里,她的聲音像突然斷了線的風箏在我的腦海里愈行愈遠。
         突然的沉默和悶熱的空氣混合著撲向我,莫名其妙的難受。1分鐘后,她再次扯回了聲音的線頭,輕輕地說。
         “對不起,你的保留讓我難以觸及一個真實的你,你的愛與關懷就像履行義務而非發自肺腑,那讓我無所適從,就此結束吧!
         言畢,她轉過身,慢慢淡出我的視線,而我佇立在原地,看著她白色的連衣裙裙擺在和煦的風中輕緩地飄揚。
         幾年后,我已經忘記了和她分手后的那段時間是怎樣調整的,大抵流了不少眼淚,又或許沒有,時間的魔爪扯走了一些或許不再值得回想起的記憶,唯獨讓那襲白色連衣裙裙擺飄搖的弧度以及輕柔的質感留存在大腦里,作為那段戀情的注腳。
         我兀自搖搖頭,拉開窗戶,將頭探了出去,細小的雨點打在我襯衣上,留下星星點點的斑點。
         我喜歡聞泥土的芬芳。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 轉播轉播 分享分享 神!神! 渣!渣! 微信分享 分享一下
    點擊每個帖子下方的“評分”按鈕,可以給你認為優秀的帖子獎勵一點“金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該用戶從未簽到

    沙發
     樓主| 發表于 10-8-13 22:09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海絲特 于 2010-8-14 19:48 編輯

    file:///C:\Users\WaySha\AppData\Local\Temp\LHQ761VH8(UX$HR(2OZY6EM.gif
          “,我們需要明天早晨提前開店么?”丹將幾盒才從運貨車里卸下來的“RED I”籃球鞋碼進他店面背后狹小的貨倉中,整個貨倉因為“RED I”的暗紅色盒面映射出讓人興奮的濃烈色彩。
          “如果你覺得從明天凌晨就會排隊守候在你門前買RED I的年輕人太可憐的話,提前半小時開店也未嘗不可!蔽揖o隨他的腳步,將抱在自己手上的五盒“RED I”碼進另一個空隙。

          大學畢業后,我一直希望找到穩定的工作以騰出足夠的時間寫出數量以及質量都說能讓自己滿意,并會為各大雜志社所用為我賺取一些微薄稿費的稿件。撰文范圍五花八門,籃球,影評,或是影射自己的小小說。并非貪戀稿費,只是希望在最大限度的積累中能夠達到量到質的變化。
          然則我終于還是在一篇篇應用文中變得機械且缺乏創造力。在規定下的題材、規定下的框體、規定下的字數中行事越來越麻利。就像在組合一款精密度不那么高明的模型,按照圖紙依葫蘆畫瓢即可;有點基礎,有點耐心,再心思縝密點能洞察每個編輯的喜惡就更能事半功倍,這不過是名為“創造”的工作,我也不過是一位循規蹈矩的文字工作者而已;沒有獨特性,沒有崇高性,甚至看不到差異性,一切不過是信息時代平面媒體唯恐落于人后而愈發粗糙的生產過程罷了。但我終究還是祈盼自己能有足夠的持續性將這種“熟練”升華為值得他人交口稱贊的“藝術”。
          也正因如此,過于消耗體力與時間的工作都被我拒絕了。家里人的耐心被我一篇一篇散亂在桌子上的稿子逐漸消磨掉,為我貼上了大多數同齡人對工作慣有的”好高騖遠”的標簽后便懶得再過問。
          而我又一次驗證了無心插柳的可行性,在一次閑逛丹的籃球鞋店時,我成了這位中年店長唯一一位店員。
          “每年職業聯賽的選秀總會對球隊來說是一場豪賭,賭上球隊高層與球迷期望的球員都是一塊“璞玉”。放大到球隊,這是完成他們成為一段傳奇的拼圖,回到球員本身,起根本是一個人在運動方面的成長過程,或升華、或墮落。這是一種直觀的個人成長,可以體現在身價,亦可體現在數據,還也體現在球隊成績上,我樂于用另一種方式在你身上看到這樣的成長過程!泵慨斘覇柶鹚麨槭裁雌x我這個可有可無的店員時,他總愛這樣絮絮叨叨。
          于是,我從兩年前工作至今,一直很愉快。合理的工作時間,合理的薪水,合理的勞動強度,與其說是工作,不如說是撫慰性質的,在最大限度地讓我明白社會的構成與其他瑣碎的生存方式的同時,并對我進行遵遵教誨:其實社會并沒有張牙舞爪的怪物,那是一種循序漸進的過程。
      

          往常丹在8點半就拉上了店門,但明天是“RED I”籃球鞋發售的日子,因此今晚不得不延遲下班時間進行大量的補貨。
          當我和丹將如山高的鞋盒碼進貨倉后已是10點左右,丹滿意地看著他面前的“鞋盒山”,突然從中取下一盒,拿出一只“RED I”,愛不釋手的把玩起來。
          “丹!蔽易テ鹱雷优缘呢泦,對著他指了指。丹是個嗜鞋如命的家伙,每次有新的或者是足夠珍貴的復刻球鞋,他總會不假思索的放入柜臺下留做己用,從某種方面說他不是一個合格的老板。
          但過于瘋狂的收集經常讓他的財政狀況大亮紅燈,每到這個時候對球鞋無欲無求的我總會拿出這個月的賬本提醒他是否適可而止,盡管很佩服他對球鞋的狂熱。
          “好了好了,我知道!钡は駛做了壞事卻又不肯承認自己錯誤的孩子將那只“RED I”放入鞋盒,又將盒子畢恭畢敬地放回遠處。
          他撓撓額頭,盤算著什么。
          “等這批貨賣光了,我一定會搶一盒‘RED I’!彼是不依不饒。
          “好,下班了,今天辛苦你了,我會按兩個小時給你加班費!彼叱鲐泜},用粗大的右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知道我不善于計較這些瑣碎的小數字!蔽夷闷鸸衽_下自己的小跨包,換下工作T恤,向店外走去!澳阏f你按幾小時給我加班費?5小時?”
          “你就不能誠實一點么?”
          “我對金錢的態度一向是很誠實的!
          “明天照你說的辦,早來半小時,我請你吃早飯!
          “土司面包”
          “還有薯片”丹回應道。
          “牛奶”
          “老兄,能不能換點別的?”
          “那明天早晨我請客!
          “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知道。但很嚴肅地說,我今天早晨可沒吃這些!
          “你遲早會膩的!彼持,拉下店面的卷簾門,卷簾門聲勢浩大地嘩嘩下墜,直至遮掩住店面。
          “你什么時候會不再想看那些徹夜排隊等球鞋首發的孩子們?”我反問道。
          “永遠不會!彼D過頭,咧著嘴笑了笑!八麄兗鼻星移诖谋砬榇蟾攀沁@個世界上最可愛的表情!
          “那便是了,永遠不會!
          在我說“永遠”時一輛卡車轟鳴著從身后的馬路上疾馳而過,幾乎掩蓋了自己的聲音,我不確定丹是否有聽到后面一句話,但看到他一如往常的淳樸笑容時,我只得向他擺擺手,踩著稀松的磚石路慢慢向家的方向走去。

    該用戶從未簽到

    板凳
     樓主| 發表于 10-8-13 22:09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懷特叔叔 于 2010-8-14 19:26 編輯

    踱回家,啼啼踏踏的腳步聲讓聲控燈一個接一個被點亮,就像電影里男主角走到某個暗道中那一個接一個有序燃起的火把。
      回到家,打開靠近窗戶的落地燈后,我走到廚房用水壺燒水,往杯子里撒了一些茶葉后,坐在落地燈旁邊的沙發上,等待水燒熱。
      我將頭轉向窗外,回想自己是否還有沒有寫完的稿件。對面的空地上兩座公寓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搭建著,或許過不了多久這兩個鋼筋怪物就將拔地而起,用強硬的爪牙撕爛它頭上的一小片天空,而這一切只是個建設的信號,在大部分同我現在所住的公寓同樣破舊的大樓被拆除后,周圍便有了足夠的空間讓這些張牙舞爪的怪物大展拳腳,雖然如今的施工方式已不像我小時那樣擾人,污燥,但這樣不動聲色地損毀與再生,還有寸土必爭的急迫與變化前的躁動多少讓我覺得不舒坦。然而這座城市,或者說這個國家的子民在購置房產方面似乎并不具有強烈的剛性需求,倒是房產商在銀行的“熱情”游說下樂此不疲地讓一座座樓盤拔地而起,變成最空洞、缺乏生氣的廟宇歌頌著關于財富的信仰與神話。然而讓這一切如空中閣樓般聳于云端的不是中產階級的金錢,更多的是關于掌握社會多數財富的少部分人以及銀行家們等利益集團鼓起腮幫吹出的泡沫,滿是貪婪與不負責任。
    我久久仰望這兩只可以輕易吞去普通人大半輩子積蓄的龐然巨物,想起小時候那只不知道如何從天空跌落到地上的燕子,被我發現時,只剩下冰冷的尸體,而我花了一下午挖出一個小小的坑洞讓它入土為安,多年后我在一個住在17層電梯公寓的朋友家體味居高臨下的快感時,他指著窗戶玻璃說,前段時間有兩只不清楚情況的小鳥撞上了玻璃,留下兩攤血跡,連尸首都乃尋蹤跡。

      “嗚嗚嗚!睆N房的水壺發出蒸汽火車般的轟鳴,“莫名其妙!蔽亦,跑向廚房,關掉爐火,將滾燙的開水倒進裝有茶葉的杯子。蒸汽升騰開,細小的茶葉迅速變寬,在水的流動中翻滾著,直至染綠了開水,再慢慢沉淀下去。我打開電腦,在等待開機的時間呡了一口茶,打開電視柜下的CD播放機,選了一張YK的專輯。
      坐回沙發重復聽了三遍后,我回到電腦前,打開電子郵件.
      “收件箱(1)封”頁面顯示有新的郵件。
      我點進去,大概閱讀了一下。

      “修,你的特別企劃我們已經審核通過,結構上沒有問題,感謝你的供稿。請就個別錯別字以及格式問題進行一些小修改,還有根據你的要求,我們為你聯系到了一位插畫師,你的文稿我已經交給她了,她同意為你的特別企劃繪制插畫,我將她的聯系方式寫在下面,你可以就一些細節方面同她進行交流!
      我將這封以“修”開頭的電子信瀏覽完畢,記住了那位女插畫師的聯系方式!靶蕖辈贿^是我的網絡名稱,雖然他們都知道我的真實姓名,但大概因為名字本身太過平淡,他們還是習慣了用“修”來稱呼我。
      生活的樂趣大概就是這樣發掘出來的吧。
      進入聊天工具,我按照郵件所給的ID號輸入“雅”搜索到了女插畫師的ID,輸入“特別企劃”的身份驗證信息。
      可惜遲遲沒有得到通過驗證的提示,大概沒有在用電腦吧,我自作主張地解釋道。關掉電腦,拿起嬌小的遙控器,選擇了一曲《slipper sleaze》。
      聽到第六遍時,墻壁上的石英鐘指向11點3分,我關掉CD播放器,將CD小心翼翼裝回碟盒,洗漱一番后躺到了松軟的床上,在依舊留存在大腦里那些時強時弱的鋼琴聲中沉沉地睡去。

      我身處在一片翠綠色的草原上,一望無際的遠處可以看到一排整齊的風車。風車無論是骨架還是扇葉都是純白色,色調同它們頭上大陸般厚厚的云朵如出一轍,就像有個頂天立地的巨人將云朵掰下一塊,捏成風車的形狀后放在那里。一陣強烈的風從我背后奔來,在這片草原上掀起一層循序漸進的綠色波浪,直到風車那里,讓它們緩慢地轉動起來。
      這是哪里?
      我問自己,可惜現在意識不夠明晰,我早已被眼前的一切迷得如癡如醉。
      “喂~~~~~~”我對著這片綠色的海洋大喊道,似乎不夠響亮,我又喊了一聲。
      在喊到嗓子微微作痛后,我開始向前奔跑,使勁地奔跑。我聽見了風聲,步伐異常地輕盈,雖然在離開校園后沒再做過任何鍛煉,但這并不影響自己現在的肆意狂奔,我向那排白色的風車跑去,途中摔了一個跟頭,順勢在軟綿綿的草地上滾了幾圈,再爬起來,奔向風車。
      終于到了風車下,但這些家伙比我想象的還要巨大,竟然要仰起頭才能將眼前的白色建筑收入眼底。我走上前,撫摸了一下它。風車的外壁是冰涼的玻璃,孤獨的巨人將云朵塞進一塊巨大的玻璃瓶中,然后做成風車,讓他成為自己排遣寂寞的玩物,貼切的想象。我不禁自得意滿起來。
      這個時候,風車集體停止了轉動,“吱呀,吱呀”木頭相互摩擦的清脆聲響也戛然而止,我向這排風車的盡頭望去,看見一個女孩。
      一個光著腳丫,穿著白色連衣裙,留著烏黑長發的女孩。
      她似看非看地面向我,佇立在那里,一動也不動。我看不清她的面容,扯著嗓子問她這里是哪里,他又是誰。但聲帶像被什么堵住了發不出任何聲響,我就這樣滑稽地拼命蠕動著嘴唇卻什么也喊不出來。
      短暫思考幾秒,我決定冒失地跑過去。
      在我正要甩開步伐時,風掠過了我的衣衫以及風車和那個女孩,在風車又轉動起來的扇葉以及女孩輕微揚起的裙擺和她那頭被風整得凌亂不堪的面容這樣奇妙的畫面中,我跑向了她。
      “喵~~~~~~喵~~~~”突然,身后傳來兩聲貓咪的叫聲,我詫異地轉過身,卻什么也沒看見。
      
      “喵~~~~~~~喵~~~~~喵~~~”我掙開疲憊的雙眼,窗外的天色微亮,太陽之神才剛剛駕著他的馬車剛剛為漆黑的幕布拉開一點微小的縫隙。床頭柜上的手機不依不饒地發出“喵~~喵~~~喵~~”的鬧鐘鈴聲,我抓起手機,粗暴地按下停止鬧鐘的軟鍵,蹭起身,回想那個莫名其妙的夢境,可惜那個女孩如同所有泡沫一樣,前一秒明晰無比,破碎后卻總讓人無從描述,唯獨那飄揚的白色裙擺像殘留在空氣中的泡沫味道成為唯一能夠被捕捉到的信息。
      思考幾分鐘未果后,我對著窗外伸了個懶腰,爬起來洗漱一番后趕向丹的鞋店。
      又是那樣飄揚得恰到好處的裙擺,我在哪里見過么?


    該用戶從未簽到

    地板
     樓主| 發表于 10-8-13 22:10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懷特叔叔 于 2010-8-18 19:13 編輯

    丹沒有開店。
        毫無預兆。就像他打開一扇門,走向門的另一端,而全然不顧我還在這邊。店門上沒有貼出任何如“今日有事,明日開門”字樣的通知。也沒有一個球蟲們排在店門口等待“RED I”的發售。我圍繞著因為晨曦而在薄霧中愈發明晰的鞋店,企圖尋找一些能夠解釋這種反常情況的信息。我查看后門,轉了轉門把手,后門緊閉。又找了找后門旁邊的花盆底座,也許丹將鑰匙壓在那里也說不定,可惜一無所獲。我看了看手表,早晨8:50分,丹開店通常在9點整,況且他向我提起今天需要盡早開門以餮那些孩子。
        我多少有點無所適從,索性順著后門滑下來,坐在地上。早晨的陽光過鞋店的輪廓,溢出朦朧的光暈。莫非這屋子會像《飛屋環游記》那樣飛起來帶著我漂洋過海去見丹不成?可我不是童子軍,丹也不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情節無法發展,故事無法繼續。
        “英雄,故事。發展,繼續”我喃喃自語。
    這時,我搭在后門門縫邊的手指似乎觸摸到了什么。我將手指伸進去,慢慢摸索出一張紙。是一張關于CD店的宣傳廣告。

    親愛的顧客:
        由于一些您能料想或無法料想的理由,崔西CD店將于本月底關門大吉。為感謝新老顧客對本店一貫支持,特將本店所有CD以不同折扣處理,希望在最后時刻您依然能堅守以光盤為媒介的那份浪漫。
                                                                                                                                 崔西CD店 謹上


        我確信我記得這個店。倒非崔西CD店作為一家音響制品店有什么特別或值得夸耀的地方,不客氣地說,這樣的CD店比比皆是。對其印象深刻大概在于兩點:
        其一,崔西CD店在我畢業的大學附近。
        其二,我是在崔西CD店認識了雅。

        雅,我的大學同學。相遇的那次,我正將貨架上最后一張YK的《BLUE》拿到收銀臺。坐在收銀臺的李姐姐剛接過我遞過去的CD,身旁就發出一聲嘆息。我和李不約而同地轉過臉,像在確認自行車的哪一個輪胎被扎破了。
        一個女孩頗為遺憾地盯著我手上的CD,然后看著李把收銀條麻利地撕下來遞給我,并且順便收走我手上的錢。
        女孩身著一件領口打著一個大大的蝴蝶結的白色長袖襯衫,黑色鉛筆褲。束馬尾,一雙并不能攝人魂魄的眼睛,卻有一種能牽引出異性關注者可以稱之為“悸動”的情緒的本事。架在眼眶的黑框眼鏡,讓鏡框下的雙眼儼然稍修飾后的瑪瑙,渾然天成。
    好一個渾然天成?上菚r的自己雖非招女孩子討厭,但討她們歡心以進行更深層次接觸與交流這種基本的社交技巧我還是無法駕輕就熟。
    于是,我唯一能做并且做了的就是盡量不顯出自己對拿到這最后一盤CD的洋洋得意。事實上這盤CD在此后1個小時后就作為生日禮物送給我的一位同學。并且向她解釋了這盤光盤即將所歸何處。
        那個女孩子失望的神情多少有些收斂,雖然以自己的角度看,那樣的神情讓我頗為心動。
        “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雖然…….”
        “就像晚上趕公交車發現自己錯過最后一班么?”我盡可能賣弄我對于事物的比喻能力,但女孩后來的表現讓我明白那有多么蹩腳。
        “嗯…….李,新的CD很快就會到吧!彼龑㈩^轉向李。
        “下次當你來時,不會再出現這種情況了!崩顩_女孩笑了笑,又面對我,作出一種逗弄的表情。
        “好的,謝謝,再見!迸⒎隽朔鲅坨R,推開門,走了出去。
        “歡迎下次再來!崩顡]揮手。
        “挺好的女孩吧!崩钫f。
        “嗯?哦”我實在不知道說什么好。
        “不想向我交代點什么么?”
        “嗯,不錯的女孩!
        “喜歡?”
        “第一次見面而已,我們學校的學生吧!
        “嗯,和你年齡應該相差不大,當真喜歡?”
        “說喜歡會不會太隨便了?”
        “哎喲,你這人認真得很。你是一個正當好年華的年輕人!彼{笑道。
        我笑了笑,沒有再回話,謝過李之后,也走出了CD店。
        此后,我開始頻繁到崔西CD店,并且開始接觸YK的音樂。然后,在越來越多的相遇,相識,接觸,相伴后,我們確立了戀愛關系。兩個普通的大學生,一個把埋頭圖書館與寢室書桌上的時間擠出來,一個把在圖書館與籃球場上的時間擠出來,零零散散地掰給了電影院,校園梧桐樹大道下的椅子,書店,崔西CD店,直到那段在午后的對話戛然而止。

        正當好年華的年輕人。李,你如何用時間來界定那段好年華呢?我想問問你。我拿著那張宣傳廣告,在逐漸開始變得喧鬧的人行道上順著人流向前走。
        20分鐘后,我走到崔西CD店。店面理所當然地比起更以前陳舊了。我推門進去,以前貼在玻璃窗上、掛在頭頂上的海報全部被扯了下來,有的被揉作一團,有的整張帖在地上,有的被撕得四分五裂?蓱z的詹姆斯.布朗特,可憐的Nickelback,可憐的50美分。一些CD還留在展架上,一些被堆進紙箱子里扔在地上,上面用紙張貼上CD的統一價格,CD的價格被歌手的受青睞程度所影響,不過在這種關頭,他們的價值平等了。我環繞一周,沒有看到丹的身影,也沒有找到能夠讓我買單的CD。磨磨蹭蹭了幾分鐘后,我走到收銀臺。
        收銀臺站著一個20歲出頭的男生,顯然還是個稚氣未脫的大學生。我本想問問他是否認識李,但看他似乎因為我剛才在里面鬼鬼祟祟太久,對我并無顧客的認知,大概已經當作一個愛順手牽羊的家伙。
        我輕輕喟嘆一聲,剛要走出CD店,背后傳來“哐”的聲響。
        我轉過頭,一個紙箱子從一張圓椅上掉在地上,紙箱子里的CD散落一地,旁邊一個女孩手忙腳亂地蹲在地上收撿CD盒,嘴里不停念叨充滿歉意的“對不起”。本以為那個疑心重重的“店長”又會將他不滿的情緒面部表情化,可他卻笑嘻嘻地跑過去和女孩子一起收拾地上的狼籍,嘴里不停念叨著充滿撫慰的“沒事!
        我實在沒有插手的余地,但在他們收拾的CD盒中發現了一張我需要的。于是我冒失地走過去,向“店長”作出一副誠懇的神情,拿起那盤CD。向他詢問價格。店長多少有點不耐煩,我隨他走到收銀臺,他草草瞄了一下那盤CD,迅速收了錢后又跑過去幫女孩把紙箱子累上椅子。
        這家伙,動作倒和李一樣麻利。我提著袋子,推門而出。背后傳來女孩與“店長”的對話。
        “剛才那人買的誰的CD?”
        “我只看清楚了《BLUE》!
        “原來如此,不是我要找的!
        “我很樂意為你找到你想要的!
        “謝謝!

    該用戶從未簽到

    5
     樓主| 發表于 10-8-13 22:10 | 只看該作者

    該用戶從未簽到

    6
     樓主| 發表于 10-8-13 22:38 | 只看該作者

    該用戶從未簽到

    7
     樓主| 發表于 10-8-13 22:38 | 只看該作者

    該用戶從未簽到

    8
    發表于 10-8-14 19:37 | 只看該作者
    =__,=長篇嗎,感謝支持本區~~

    該用戶從未簽到

    9
     樓主| 發表于 10-8-14 19:51 | 只看該作者
    =__,=長篇嗎,感謝支持本區~~
    海絲特 發表于 2010-8-14 19:37

      你這話讓我想起《非誠勿擾》里秦奮登機巧遇笑笑卻被職業性地回避后的無辜眼神。

    該用戶從未簽到

    10
    發表于 12-12-22 08:46 | 只看該作者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該用戶從未簽到

    11
    發表于 13-3-17 07:02 | 只看該作者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閉

    站長推薦上一條 /1 下一條

    小T微信公共號
    掃一掃訂閱我!
    關閉

    廣告服務|手機客戶端|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小T 滬公網安備 31011502006059號 ( 滬ICP備10204827號 )    

    GMT+8, 20-4-6 17:29

    Powered by XiaoT 2014

    © 2011-2087 MoMan Co.lt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真人斗牛软件